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14

国立金库:

被三个伏见桑轮流在ASK上踢着屁股催了三天……终于写出来了……[蜡烛]



14


就算宇宙在这一秒死去也无所谓,我想回到过去,回到只有我们俩的王国。
世界要是我的该多好。可以把它设定成送你的空城,那里有我,其他什么都不需要。
如果能够死去再重来就好了。下一世就让你为遇见我而生,好吗?

吻持续到八田差点因为窒息而昏厥,伏见放开时他用力转过头咳了两声,大口呼吸着,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
这笨蛋接吻的时候就是学不会换气啊,伏见想。此刻他们依然凑得很近,低头就能触碰对方的鼻尖,他把脸埋进八田的颈窝,呢喃着喊那个名字:“美咲。”
“干嘛?”
“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呸!我怎么会知道,你又不说。”
“美咲你啊,眼睛太大了。”
可笑吧?听起来是个让人莫名的答案。嘛我就是讨厌你的眼睛。
“我眼睛怎么了?”八田说,听起来像是随时准备跳起来,“招你惹你了?”
“太大了。”
“不要因为眼睛小就羡慕别人!”
“你不该看见那么多人和事的。”
台词被伏见渲染得如同深情的告白,尽管它的本意只是指责。然而强烈的反差依旧是劈裂八田思考的利刃,他愣住了,像被按了暂停。
坏蛋是不会给英雄喘息机会的。
所以伏见轻轻咬住了面前温暖的脖颈。

一个信号,极其不妙。这已经超出接吻的范畴了,八田意识到伏见在啮咬他的颈侧,接连印下一个个吻,那正是他最无法抵抗的爱抚……老天。
别碰我,喂别碰我!试图传递出这样的肢体语言,四肢关节早已被对方牢牢固定住,驾轻就熟的程度堪比每天掀开被子。反抗未遂的八田甚至在扭打中被翻了个身,伏见的身体覆上来,因发烧而高热的躯干紧贴着他的后背。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腰腹贴合上来时那种精妙的弧度,太熟悉了,与从前每一次赤裸时的感知都相同……
不,拜托不要想起来!
偷偷在心里咆哮的八田几乎因为羞耻而惨叫出声。
伏见的手指探进他们紧贴的躯体间,拉高他的T恤,从腰侧的皮肤开始揉捏抚摸。指尖很冷,八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掌心却是热的,能点燃他。每寸被摸过的皮肤都成了灼烧的荒野,他发着抖,说不出腰被拉高时自己是难受还是舒服多一点。
“不、不……”呜咽声从手臂间传来,伏见微微抬起头,享受着八田难得的细小音量,“别、别碰……唔……”
“嗯?”
“不要把手伸进来,你这……啊!”
下一秒叫声就在重重的啮咬中变调,他在他后颈上狠狠咬了一口,足以见血的力度,想必那会成为一个壮观的牙印。八田可怜巴巴的哀鸣声从伏见紧捂的双手中传来,好几次试图从伏见禁锢的怀抱里钻出来,可公务员根本不曾给他这个机会。
疼吗,美咲?
啃咬之后是亲昵的舔舐,像对付无从下口的蛋糕。
你会为我疼吧,无论哪种意义上的。能哭的话当然更好。
知道吗,这样的念头总是徘徊在我脑子里,烫得要命,快把我烧化了。

哪怕预测到自己过度兴奋的后果,仍旧不想收手。伏见想,这头养了三年的小兽,我给他机会和空间张牙舞爪,把他的自尊心喂饱,那么那么久,才终于迎来大动刀叉的现在。他也该回来报答我了,用那些美味的肉。
八田窝在伏见怀里,只用背对着对方。后颈上印着个红红的齿痕,头发凌乱蜷曲着。脸埋在手臂里,上衣乱七八糟地卷到胸口。手臂与脑袋的缝隙中可以看见他的侧脸,红得厉害,一下下剧烈呼吸着,显然被欺负惨了。
这样的光景让伏见心满意足,就算现在回到15岁也不会更满足了。他俯下身,把对方侧过来搂进怀里,胯霸道地对准他的腰下。
“美咲,舒服吗?”他舔着他的耳廓,温柔宠溺的口气,“还是想换个姿势?”
“滚开!滚开、现在就……”
“不喜欢?”伏见说,“喂,你在哭吗?”
“怎么……可能……”
“啧。”
快哭吧,哭了就有理由继续吻你了。

不要脸,这么变态的问题,说得出口的就你一个吧。
八田用仅存的理智吊住嗓子眼里最后一口恶气,想把脑海中黏糊迷蒙的遮蔽物晃出去。奈何大脑都不再是他自己的东西,伏见在那里按了开关,唤醒他早已忘记的事——汗湿的后背贴紧温暖胸口时将会如何舒服的认知、伏见的手臂和令人心安的拥抱之间的必然联系,还有无数对方闭上眼睛的画面,行将接吻的前兆。
他听见自己的腰、小腹、大腿、直肠……每一个部位都开始呼啸:来吧,进来吧!就像你从前做的那样!这压根不是应该出现的后果,可他的身体却该死的认主,那些只被一个人完全拥抱的往事,随时都能把理智洗成破布——

救救我,我快死了。
别再继续了伏见,真的快死了。
最恶毒的情欲之海已经没顶而来,你站在洪水那头,看着我在水幕里扭曲,笑得无比开心。那明明是你制造的,你倒像摩西一样,站在海的外围。
为什么什么时候都这么游刃有余呢?
……臭猴子。
臭猴子。

不甘心是根引线,引爆了八田从刚才起就积聚在胸腔里的不满。他被这种剧烈碰撞的愤怒和情欲逼疯了,无视对方探进裤腰的右手,失控了一样拽紧伏见从后俯向前的衣领,恶狠狠咬那片嘴唇。血腥味弥漫出来,顺着牙缝淌到舌尖,他舔了舔,那在混合了彼此的唾液后居然有点恐怖的甜。
“唔……咬太重了,”伏见含糊地说,舌尖卷着他的舌尖,半垂着眼帘,脸颊也微微发红,带着股喷薄而出的可怕色气,“笨蛋,我只是想把感冒传染给你……”
好啊,有本事就来啊!八田想这样反驳,却被对方愈发深入的舌头逼得不得不咽回去。
论接吻他比不过伏见,总是被对方动动手指就玩得喘不过气,太可悲了,我得——

突然“当”一声巨响,像是半空中轰然炸响的近雷,八田重重吓了一跳,伏见则不小心咬破了他的下唇。堪比一桶凉水,哗啦淋在怒放的生理本能上,他们转过头,看见不知何时被狠狠踢到一边的棒球棍砸在石壁上,发出奇怪的响声。
听起来哪里不对,伏见想,我该过去看看吗?
他转过脸,八田还侧卧在他身下的地面上,肿起的嘴唇旁带着几丝淡淡血迹。伏见猿比古的血。这事实充分填满了伏见独占欲的深壑。然而八田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棒球棍,像在等待什么。
“发现了吗?”八田说,“刚才那一下。”
“嗯。”
“听得不够清楚,最好过去看看……”八田说。试着爬起来,却发现腿都软了,伏见俯在他身上本身就是个充满压迫力的画面。意志还在抬杠,身体却没出息地屈服了。
公务员看起来不太高兴,眉头紧锁,抿起的嘴唇也肿着。现在他们伤得很对称了,尽管没什么值得庆祝的。
趁着空隙,八田大口吸气。充足的氧气终于使他反应过来。回过头,看着伏见发红的脸颊。
发烧还是性欲?天知道。
这面墙有问题,八田用眼神示意他,而伏见只是假装没看到。他的嘴唇继抿紧后撅了起来,八田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连带着烧坏了脑壳,那看起来居然——居然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你不去我去,”八田说,红着脸把被扯得跟脱了没区别的T恤穿好,“喂,让我起来啊!”
“……啧。”
伏见终于妥协地松开了撑在他身旁的手。
他看起来越发不耐烦了,不外乎是欲求不满的缘故。一只手还示威性地捏着八田的腰,消瘦腰线被苍白手指映衬得有了几分色情味。
“快放手啊臭猴子!”
“别惹我!”伏见吼道,“小心我再把你衣服脱掉!”



十分钟后八田站在被赤焰轰出两人高大洞的石壁前,拍掉肩膀上一层薄薄的灰。
“喂,”他朝靠在一旁的伏见比了个拇指,“走吗?虽然不知道会通到哪里。”
“一般来说,”伏见说,不咸不淡地,“这种地方进去了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
“……哎?”
“没什么,你大概不知道这个典故。”伏见自暴自弃道。
“爱丽丝……不就是那个变得很小的女孩子嘛。”八田嘟哝着,球棍朝肩上一搭,一马当先走进洞壁后的广阔空间,“呜哇好黑……猴子!开个灯啊!”
“当我是爱迪生吗白痴,麻烦打开你自己的终端。”呿了一声,伏见打开终端,毫不意外看见几封未读信息。
「伏见桑,一切顺利吗?没有真的遇到什么经济状况吧。」好心先生秋山的联络信息。
「伏见桑你没事吧,秋山不肯告诉我你怎么了,不过我觉得你会用得到这个!」
接着是很长一段文字,伏见只念了开头「亚马逊逃生指南:带领你逃脱食人鱼的利齿」几个字就啪地按了删除。毫无疑问又是道明寺,这个月公务员宿舍的值日他包定了。
将终端切换到电筒模式,伏见猫下腰,跟在八田后头走进那片狭小冗长的条形黑暗。不同于公务员配置,八田的终端看起来灯光弱了不少。光从前方传来,将那个轮廓勾成一道瘦而强韧的剪影。
伏见不紧不慢跟在后头,想象着这条路会有多长,这个影子会在他面前走多远,能不能就这样走一辈子。
傻瓜,为什么要找到路呢,那不就剥夺了我们唯一死在一起的机会吗?天时地利,你却站起来走了,把我独自扔在墓穴里,好像那么多年前把我扔在破灭的王国里一样。
这样思考着,忽然觉得某两根肋骨之间传来紧缩的刺痛感。
……到底还喜不喜欢我啊,白痴。
做个假设好了,反正想想不要钱——如果伏见猿比古现在拉住你,说我喜欢你、我做这么多事情都是因为嫉妒,你会原谅他吗?会坦率地告诉他你还喜欢他吗?会把那些多余的东西从你的世界里剔除掉吗?
别傻了。从来都不可能的事。我们的天平从来都不是平衡的。我的世界太小,只有你世界的千万分之一而已。所以说啊,与其这样还不如刚才就杀了你……
胡思乱想着,那些让人焦虑的念头都变成形态各异的符号,堵满他的眼睛、鼻孔、耳朵、口腔……迫使他窒息。
感冒病毒真凶猛,伏见模模糊糊地想。
殉职的话就太好笑了。

“你会把我的尸体背回去吗,美咲?”

“啊?”
下一秒,是一双捧住他脑袋的手。上仰的角度,熟悉的身高差。
是八田。
“你在说什么?头还疼吗?”八田问,一边踮起脚,撸开那些挡在伏见额前的碎发,努力把自己的额头贴上去。黑暗中他们靠得很近,呼吸相融,八田的眼睛在微光下变成迷人的琥珀色,液态的太阳。
“烧得好厉害,”八田说,“该死……这样吧,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探探路,再回来找你。”
“会死哦。”
“哎?”
“会死的哦,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的话。”

应该是在笑的吧?提出了这么恶毒的要求的我。
黑暗真是好东西,连表情都不用太过掩饰。
让我自由自在地表现得糟糕一点,像个病号该有的样子。

“要是把我丢在这里的话,美咲就只能回来收尸了。”
伏见说,索性笑了出来。他发自真心的笑声总是轻而细的,像风里的蛛丝。
“你要走吗?”
像我从前对你做的那样,丢下你,送你个噩梦的背影。
不是什么要求,也没有所谓的恳求,我只是要为难你而已,美咲。
试试看吧,看我是不是真的敢说敢做。
你难受的话,我胸腔里那颗腐烂的东西才能稍微平息一点。唯有疼痛可以埋葬疼痛。

而出乎他意料的,八田朝后退了一步。
转过身,背对他,却又把脸侧过来一点。终端的亮光映出那总是皱着的生气般的眉头、挺直的鼻梁线、微微翘起的嘴唇和总是不服帖地翘着的发尾,跟十五岁时没什么区别。他差点分不清自己活在哪个年份。
“上来,”八田说,“别啰嗦了,我背你。”
明明该是无比好笑的场面,伏见却惊讶得说不出话。他就这样呆呆站在原地,久到对方都不耐烦了,才向前迈了其实暗自发着抖的一步。

八田什么都不懂,因为他笨极了。
可他原本就不需要什么都懂。
他只要好好的在那里,便已胜过所有美好的事。

“……你这么矮,背不动我的。”
伏见说,把脸埋在八田背上。


还是这么温暖啊,美咲。
像是宇宙中唯一璀璨的光。




————————————————————



其实写到最后我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真的很苦啊伏见这人,苦得人不忍心写下去orz

真的很想看他们俩有个好结局。

评论

热度(87)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