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12

国立金库:


12



摔坑后的第三个小时,伏见终于把通讯终端自带的贪吃蛇游戏100关全部打通,开始寻找下一个消磨时间的伎俩。天色已经黑得差不多了,空气明显寒冷起来,他摘下眼镜,揉着眼睛,试图缓解因发烧头疼引起的视线模糊。
八田缩在另一个角落,同样举着通讯终端在玩射击游戏。看得出他玩得很不安心,时不时朝这里瞄一眼,终端里不断传来GameOver的音效。
“啊——又死了!”
回答他的是两声轻笑。伏见放下手臂,在洞壁上磨蹭片刻,给自己换了个靠得比较舒服的姿势。
“游戏玩得还是那么烂啊,美咲。”
八田非常火大,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了。他从以前就很容易为输的事发脾气,可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此刻居然强忍着没有骂出声来。
“射击游戏很简单,”伏见不死心地刺激他,“这都玩不好的话,更高级的你也玩不了吧。”
“有种你再说一遍!”
“哦,那给你个机会,”伏见说,好整以暇地伸个懒腰,“想玩什么尽管说,我奉陪。”

我可是在嘲讽啊,那小子居然没有跳起来?
对角线另一头,八田一脸认真地考虑着这个提议。
“什么你都玩?”充满质疑的口气。
“对。”
“好,这可是你说的,”八田说,“那我们来做问答游戏吧。”
“问答?”
“就是以前你给我玩的那种,每题都必须有问必答,不允许说谎, 被发现撒谎的人就算输了,还要请客吃火锅。”
伏见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真亏你还记得呢,那个。”

傻瓜,那只不过是我用来骗你先告白的小把戏而已。
昏暗中,伏见轻轻叹了口气。

他记性很好,清楚记得他们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情形。那是大约四年前的事了,八田坐在天台上,全神贯注于最新发售的RPG游戏,自己则靠在栏杆上,翻着一本笔记。
“上个月你的零花钱主要花在什么地方了?”伏见。
“游戏和买零食。”八田。
“该你了。”伏见。
“等等!等我打完这个!……好了,嗯我想想,你喜欢的女明星?”八田。
“玛丽莲梦露。”伏见。
“哈?!”八田。
“该我了。寿喜锅你喜欢甜的还是咸的?”伏见。
“甜的。下个星期有新的海盗片上映,跟我去看吗?”八田。
“无所谓。你喜欢勇者斗恶龙吗?”伏见。
“当然,我是天空三部曲的死忠!唔……唔,我打不过去了,啊啊啊。”八田。
“那我先问了。美咲,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妈的又死了……哎?”
“……”
“……哎??你刚说什么?”
“张嘴。”

然后我偷了一个吻解决这个问题。毕竟他太罗嗦,这是个废话很多还不着重点的笨蛋。伏见理直气壮地想。
鲜有的,这个游戏给他带来的都是些不错的回忆。八田会上钩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实了,几乎一问一个准。他本人似乎也不反感的样子。
但会在这种情况下玩这个……实在意外。

可能是发烧的关系,伏见居然在思考中走神了。八田不耐烦地挑起眉毛,“喂!猴子!”他大声喊道,恼火地用球棒敲击着地面,“到底要不要玩啊!”
“无所谓,”伏见说,“你想玩就玩吧。”
“那好,从我开始。”八田歪着脑袋想了想,似乎打算扔出一个重磅炸弹作为第一问,“嗯……单刀直入地问了,那个快递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寄给你的。”
原本以为会是个尴尬的问题,没想到对方居然毫无迟疑,几乎可以说是秒答。
八田有点反应不过来:“给我的?什、什么东西?”
“那是你的下一个问题,现在轮到我提问了,”伏见说,“一加一等于几?”
“你当我是白痴吗?!”
“规则里应该有说过吧,不可以用问题回答问题。好了快回答。”
“……2。为什么要寄快递给我?寄了什么东西?”
“因为你付钱了白痴,买的什么就寄了什么。三乘以二等于几?”
“6,不许再问数学问题了混蛋!”八田抓起一把土朝他劈头盖脸扔去,被伏见懒洋洋地随手挡了下来,“那个拍卖网页的店是你开的?一折?尼克松?”
“承蒙惠顾,折后总计一千日元包邮。”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八田看起来快冒烟了,一脚踢开球棒,金属跌落在地上,当啷一声巨响顿时填满了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坑穴,“这算是什么意思?做这种事让你很开心吗!?”
“闭嘴,你很吵。那是你的下一个问题。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吗?”
“……哎?”
伏见的口气有点不耐烦:“快点回答。”
“还真敢问啊,这是我要问的才对!别说分手了,根本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消失了的是你吧!”
“拜托,现在是我提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停顿五秒。“不知道。”
“啊啊,真是令人安心的答案。”

“到我了,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因为我讨厌你。当然这和快递的事不冲突。”
“什……”
“第四回合,你喜欢老鹰还是鸵鸟?”
“老鹰。猴子,把话说清楚,”八田现在看起来已经在爆发边缘了,可能是忍耐过度的关系,
声音微微有些变调,“……你从那时候就开始讨厌我了吗?”

一个无声的休止符。

没有马上回答,伏见抬起头,看着头顶那片狭小的圆形天空。
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说话了,令他惊讶的是他们都变得坦率了不少,也越发伤人。
真是好问题。伏见猿比古讨厌八田美咲吗?
在那之前,先确定前提——伏见猿比古喜欢八田美咲吗?
五公分的伏见从他耳朵里冒出来,举着话筒:是的,猿比古最喜欢美咲了!
好的好的,他用想象力把那个小家伙塞回原处,有喜欢才会有讨厌,那么同理,有多喜欢,就有多讨厌。

——你有多喜欢八田美咲?
——超喜欢的,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
——你觉得喜欢八田的自己怎么样?
——像个疯子一样。小心眼、斤斤计较、惊弓之鸟……无论他看着谁,都觉得像有一把匕首划破我的胸腔,掰断肋骨,把脏器掏出来,悬挂在日光下暴晒,火辣辣的疼。这已经不正常了吧。
——分手以后还喜欢他吗?
——……喜欢。一天比一天喜欢,也一天比一天讨厌。
——这是所谓的独占欲吧?
——是。丑陋得很,不过我就是这样的人。

“大概吧。”
伏见说,声音听起来有点遥远。
八田看见他的手背贴着额头,像是头很疼的样子。
“说不清楚……太久远了。不过比起我来,你的讨厌应该更明显更激烈才对吧。”

八田抓抓脑袋。他的帽子此刻已经不在头顶了,摘下来放在手心里压扁搓圆,彻底沦为缓解情绪的道具。
“谁知道,”八田嘟哝说,声音意外地轻,“如果我会激烈地讨厌什么人……一定是因为先被对方讨厌了。就是这样。”
“因为被敌视,所以就要敌视回去?”
“是啊,跟被打了要还手是一样的道理。”
“看不出你还是个讲求公平的人。”
“什么话,我一直是!”
伏见已经笑出声了,尽管他还是没有把头低下来,从八田的角度只能看见一段修长的脖颈,以及骨架清晰的下颚线条。
“好,”他笑嘻嘻地,“第五问,来自三年前的伏见猿比古:照你的理论,如果我有多喜欢你,你也应该同样喜欢我,不是吗?”

八田咽了口唾液。伏见的问题太刁钻了,他有点不知所措……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是这样一种接近死心的语调。那让他觉得他们仿佛从不是情侣,对方只是一个被自己杀死的人,全然没有期待。
可以感觉得出,伏见还有太多没说出口的话,所有浮于表面的都只是过滤过后的不会太伤人的词语,然而那已经足够冰冷了,让他举步维艰。
这家伙在发烧。八田想,搞不清自己的思路怎么会一下歪到别的地方去,病得不轻,还受了伤……没有平时那么讨人厌了。
头一回。在长达三年的空白后第一次想迈开脚步走近对方,却找不到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伏见的世界里已经长满了漫山遍野的荆棘,将他阻拦在原本随意进出的旷野之外。钥匙挂在最远的枝头上,伸长手也碰不到。

八田终于想起,他也曾拥有过任谁都无法比拟的特权。
那是对伏见猿比古而言,最特别的No.1。

“所以说……”像是突然明白过来,八田美咲的表情在混合了尴尬、头疼、内疚和愤怒之后变得有些不上不下,“你一直都在吃醋?”


————————————


写基佬分手的心路历程真让人疲惫……好累,怎么还没写到H,不会再爱了……

评论

热度(75)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