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11

国立金库:


在过去19年的人生中,八田美咲几乎从未遭遇过这样直白的袭击。
理智告诉他你现在可能是处于一个被同性吃豆腐的状态,但情感上又觉得说不过去,毕竟背后这个不是别人,正是分手好久的前男友伏见猿比古先生。
说是吃豆腐,其实该干的以前也都干过了,徒留满地豆腐渣;可要说这姿势妥当吧,显然正常人没事不会摆……考虑到当事人之一是个病号,八田相当犹豫要不要出拳揍他。
我可以给他一拳的,他暗暗攥紧拳头,像我以前揍他那样!
伏见往他脖子后头吹的一口热气适时抵消了这个念头。发烧病人呼出的气如此高热,烫得八田几乎原地跳起来,完全无暇去顾及他说了什么抑或动手反击。
八田剧烈地抖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脸颊热得厉害(天知道为什么毛细血管这么发达)。熟悉的拥抱的姿势和角度让他不自觉想起许多陈年往事,而那无一例外都夹杂着伏见的脸——那张让他不好意思回头看的脸。

平心而论,伏见的脸很对得起他这个人。虽然现在很少有机会看到,但伏见微笑和垂下眼睛时脸部线条英俊得有点煽情。就像大部分人会喜欢好看的东西一样,八田是真的很认可伏见这幅好皮囊,这个家伙只要坐在窗边捧本书就具有相当的欺诈性,当然啦前提是伏见能忍住不转笔或跺脚……更何况那张脸还会时不时凑过来吻他一下,弯起的嘴唇和微微上扬的眼角堪比某种荷尔蒙信号,叫他脸红。

尽管如今指向自己的不再是手指而是刀尖,他的笑容变得蛇牙一样尖锐毒辣……但眉眼还是那样。三年过去,他更高挑了些,看着懒散了些,也清瘦了点。脸颊与下颚的线条变得越发锐利,整个人脱去壳一般锋芒毕露。

上一次像这样近距离拥抱是什么时候呢?
接吻的时候?还是告别的时候?
八田想不起来。
唯一知道的是,许多拥抱在他怀里滞留了太久,以至于温暖不再。

有件事八田美咲从未发现过——他思考时,总是习惯低着脑袋,露出小半截清爽的后颈。而那恰恰是伏见最喜欢的角度。
没有迟疑,伏见张开嘴,轻轻咬住八田后颈上那块皮肤。
他动作很轻柔,像叼着小狗的野狼,甚至在那里烙下了一个细致的吻。
然而八田却像触电似的,猛地从他怀里跳出去,只一眨眼的功夫就退到了最远处。

“你干什么!”听不出是羞耻还是恼火的咆哮声,“……管好你的嘴!”
“我的嘴只是在忠实履行命令而已。”伏见坦诚答道,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闭嘴,”八田说,“离我远点!就坐在那不要动,不要再过来了!”
对方闻言只是耸耸肩,没有半点向他靠拢的意愿。伏见慢吞吞地挪着身体,把自己也塞到另一个墙角,两人在这个半径并不很大的坑里形成了一条尴尬的对角线。
为了自救与救人,八田终于下定决心打开通讯终端。不管伏见接下来会笑话他什么,这件事非做不可……伴随如上信念,八田硬起头皮,顶着伏见同情的眼神拨通了HOMRA紧急联络频道。
联络终端发出连接中的嘟嘟声,在一个焦虑的人听来慢得有些过分。八田曲起右腿,足尖有节奏地拍击着地面,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大家都在酒吧里,应该很快会接电话……
可事与愿违的,两三分钟过去了,这个频道始终没有被接通。八田抬起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伏见露出个喜闻乐见的嘲讽冷笑。

“刚才好像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这个频道可靠?”
发烧的人说。声音听起来有点沙沙的。
“闭嘴,上个月镰本旅游迷路了也是用这个频道求救的,很管用!”
八田剜他一眼,恼火地按下再次拨打键。

依然是一片茫然的嘟嘟声,伏见觉得自己几乎可以打出个呵欠来了。

“别傻了,”他终于忍不住摆了摆手,“今天酒吧里没人,都出去玩了。”
“啊?!”
“今天不是活动日吗?每两个月一次的Party节之类的。”
“是、是吗……等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
“……嗯。”伏见想了想,还是闭嘴了。
总不能告诉你我没事时喜欢特地路过一下HOMRA门口吧,也不能告诉你我经常偷偷打听的事。
“出云不是把你当小孩养吗?”他勉为其难地变相安慰他,“这么大个人丢了都没发现?”

八田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形,努力回忆着白天的种种。
大约两分钟后,他的表情彻底散架了。
“完了,”他嚎道,“因为他总是派我去Secpter4送外卖,所以我临走前恐吓他说,我要离家出走,今天回自己家,不在店里睡……”
“…………”

伏见此刻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同情来描述了。
不过又有点高兴。此刻八田的表情委屈得不行,又憋了一肚子火,相当可爱。
有种自己赚到了独家福利的感觉。

啊——啊……对了,按照这个发展,我也应该打电话求救吧?毕竟是我的情况看起来更危急一点。
他随即意识到,倘若自己坚持不打电话,会显得相当可疑。也许到时候吉娃娃还会发出更高分贝的怒吼声,想想就觉得头痛正在加剧……
认命地叹了口气,伏见从口袋里掏出对讲耳机接上终端,一头塞进耳朵里。
三道密码,输入指令,搜索端口,随后是连接代码和身份验证。伏见修长的手指在石头上敲击片刻,看见终端滴地一亮,秋山的声音随即在耳机中响起。
『Scepter4日常执勤频道为你服务,我是今天的监察员秋山。请讲。』

伏见看着那个代表秋山的编号,不紧不慢地开口——
“喂?喂?”
『你好?我是秋山,请指示。』
“喂?喂听得到我说话吗?”
『……这里是秋山冰杜,伏见桑,您的声音清晰可辨,请下指令。』
“啧,荒郊野外的,信号果然很垃圾。”
终端另一头,秋山惊愕地发现伏见“啪”一声切断了电话。

伏见长吁一口气,正准备拿下耳机,忽然瞥见八田期待焦急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颤。
“打通了……吗?”八田支支吾吾道。
见自己不答话,八田的眉毛又垮了下去。
“没打通啊……”他说,句尾拖得有点长。
看来他是把自己松出的那口气当成哀声叹气了吧。虽然现在这个状况更让我想叹气就是了……伏见皱起眉,再一次打开终端。

频道再次接通。
『Scepter4日常执勤频道为你服务,我是今天的监察员秋山。伏见桑,请讲。』
“喂,听到我说话吗?频道连接上了吗?”
『……您现在声如洪钟,语音监控显示为68分贝,肺活量正常。请指示。』
“喂,喂?”
『……伏见桑……』秋山的口气听起来像是胃病要犯了。

话筒里传来喀拉喀拉的声音,不消几秒,道明寺充满干劲的声音从耳机里响起:
『伏见桑?你终于被绑架了?太好了五百万还是一千万,尽管开口!不过听说室长一般情况下不赎员工……』
“这里是伏见猿比古,听到留言请马上回复。重复,这里是伏见猿比古,听到留言请马上回复。”
『胡言乱语什么呢伏见桑,发烧了吗?这里是直连啊哪来的留言——』

道明寺你声音能小点儿吗!
还好戴了耳机……再说我的确在发烧啊!

伏见皱起眉头(在八田眼里再一次成为了求救失败的象徵),复述了一遍指令。
“个人D级情况,特此报告。听到留言请马上回复,重复,这里是伏见猿比古,个人D级情况,听到请马上回复。”
『喔,果然是被绑架了吗。不过没关系伏见桑,前阵子我没买新游戏攒了不少钱,如果室长不肯出钱赎你的话我可以拿存款给你垫上,记得还我哦!看在大家关系不错的份上,利率就按国行算……哎?哎秋山——秋山你不要抢我话筒——』

很明显有人的袖口划过麦克风,又是一阵猛烈的稀里哗啦声,伏见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半晌后,秋山成功夺得主控权:
『伏见桑,如果是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不方便开口的话请用三字/秒的语速回答我一句七字俗语,我们会在听到答复后将事态整理并报告给淡岛副长……』
“你——说——什——么——”
『……一字/秒的四字短语,看来没什么大碍。好的,本频道从现在起故障四小时,期间一切来自Scepter4成员伏见猿比古个人的连接请求都将不被认可。重复,本频道从现在起故障四小时,如有其它状况欢迎使用内部方法联络。失礼……』

不等秋山说完,伏见又一次“啪”地挂断了电话。



距离Scepter4总部大楼数十千米的近郊,伏见摘下耳机,神色凝重,眼神肃穆。
他深呼吸数下,转过头,直直望着一脸焦急的八田。
“我们的频道……也接不通。”
他沉痛地说。



TBC





………………你们表扬一下秋山啊容易吗!!!今年青组劳模就是你啦秋山!?

评论

热度(79)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