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9-10

国立金库:

9

黑夜以下
越过高楼
越过墙壁
越过暮色
越过黄昏
越过下水道
越过老鼠窝

……
…………
………………

有点编不下去了。
伏见猿比古今天的创作大概要坑了吧,暂时只能到这里为止。

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但伏见现在没工夫吟诗。
他正忙着做一场好梦。

那真是一场令他开心的梦。
15岁的八田美咲坐在窗台上,套着制服衬衫和宽松的西装短裤,小腿赤裸在风里,表皮反射出隐隐的珍珠色,像褪色的海螺或贝母。
从前他的皮肤比现在苍白一些,不是健康的小麦色。虽然有在运动,但到底跟打架是两码事,所以腿上也还没有那么明晰的肌肉;棕红色头发半长不短地拢在脸两边,把本来就小的脸遮得差点找不着。
与自己成对的项链被挂在颈项上,像个所有权的符号。八田就这样坐在窗台上,戴着那副红色入耳式耳机——他们常常一起听的那副——脑袋倚着窗框,半垂着眼,要睡不睡的模样。
19岁的伏见捂着眼睛笑出声来,想着要怎么对付这个家伙。
没有别人,不受干扰,他可以尽情进行那些他想要的恶劣算计。我可真狡猾啊,他想,就这样坐在地板上,假装随便地读杂志上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今天的日期是?”
“10月16日。”八田说,勉为其难摘下一边耳机。
 “住在红色的房间里会让人有什么感觉?”
“生气。”
“地球的自转方向是?”
“由、由东向西?”
“自转速度呢?”
“呃……”

“芝士牛肉汉堡和鱼柳汉堡哪个更好吃?”
“这个我知道!当然是鱼柳!”
“伏见猿比古最不喜欢的蔬菜是?”
“胡萝卜吧?”
“不可以不确定。”
“好吧好吧,那就胡萝卜!”
“牛看到什么颜色会生气?”
“废话,当然是红色。”
“八田美咲最讨厌什么东西?”
“我想想……牛奶好了,就它吧。”
“你喜欢伏见猿比古还是周防尊?”
“当然是猴子……等等,周防尊是谁?”

15岁的八田对于一次公平测试中竟然出现没听过的名字感到无比惊讶,而在他发愣的时候,伏见已经心满意足地放下杂志,走过来捧着他的脸颊。
“不是谁,”伏见说,“你不需要知道。”
当然这话不能跟你说……但你的世界有我就够了,别人能给你的,我也能。
如果早知道后来会被那个红毛害得这么惨,就不会跟你一起去混帮派了。我会好好把你锁起来的,我们谁都别想去。

他看见八田的手指动了动,在随身听上按了暂停。
那双深琥珀色的眼睛抬起来,瞬间飞快,伏见却精确看到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倒影。

忽然地,皮肤连同指尖都像被灼伤了,开始感受到一丝奇怪的暖意,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试图从尖端开始将他燃尽。这一点都不难,他远离他渴望的温暖太久了,毫无防备,半点火苗就能使之灰飞烟灭。
可伏见甘之若饴。
这才是你应有的角度,他暗忖道,对,就像这样,用一个独特的角度抬头看我。没有别人,没有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挠你把我当成一根顶梁柱……15岁八田美咲的天空和陆地之间应该只有伏见猿比古。
除了你我从来不曾渴求过别的什么。
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到19岁还不明白呢。

“伏见猿比古是很小气的,”伏见听见自己说,牵起八田的手腕,在上面咬出一个小小的牙印,“只有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我才能全盘接受;哪怕只差一点,也宁可毁掉。”

你的声音、心跳、手指,你的脉搏,呼吸的节奏、血液的流向、脏器的颤抖,脊柱、牙齿、耻骨,你每一次睫毛眨动、每一次声带振动、每一次视网膜成像…………我希望那都只属于我。
没人能比我更好地照顾到它们的每个细枝末节。只有我知道怎么用最适当的方式让你快乐。
“我是最好的,也是最小气的……”
正是我最让你明白恶毒这个词的含义。
“最适合你的。”
让你爱上我又离你而去的。

他于这场美梦中王子般亲吻了那片暌违三年的脸颊。嘴唇经过处,皮肤柔软一如从前。
不会持续太久的,温驯的美梦总是如此短暂。
而他足以溺毙其中。



伏见是在惊天动地的敲击声中醒来的,哐当巨响,就贴在脑袋隔壁,光用声音就能杀猪。公务员几乎是一个打挺从地上窜起来,看见八田抄着棒球棍,在一旁石头上叮叮当当敲个不停。
“停止制造你手上的噪音,”伏见说,努力让自己的眉头不要皱得太明显,“头好痛。”
“头疼是很正常的吧,”八田吼道,“你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了!”
“哦。”所以我在梦里会了两个小时前男友吗。
“不许笑!”球棒唰地转过来,以极其威吓的姿势对准伏见挺拔的鼻尖,“如果不是你我们就不会从这里摔下来了!”
公务员揉揉脑袋,终于想起这样的钝痛除了睡到头昏之外还有高空坠落的后果。虽然身为氏族有能力傍身是很好,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外加给一个19岁小伙当肉垫,多少还是痛的。
似乎还能听到刚才跌落地面时那声重重的闷响呢。

“我的脑袋很疼啊,美咲。”他说。
八田毛骨悚然地意识到他的口气听起来居然有点像撒娇。
“不想摔得这么疼的话,就不要乱带路把人带到这种深坑里来!”
虽然恼火,但其实口气已经软了不少。
八田吼完,四处张望一番,发现这坑真是深得可以,有接近两三层楼。他试图跳上去,但高度超过了他的最高纪录,没有外物,没有着力点……事情变得麻烦了。




10


“所以是我的错吗?”
“不是为了追你谁会跟到这里啊!结果没人看到地上有坑,这么大一个,居然还蒙着草皮做伪装,到底是想干什么……”
“好深的洞……出不去了吗。”伏见说,撇了撇嘴角。
“你那是什么无所谓的表情?”八田瞪他一眼,“出不去的话我们就得困在这里等人来救了。”
“好啊。”
“什么好啊!你的羞耻心呢?两个大男人在野外双双摔坑,自己爬不上来非要等人来救,难道这是什么很光彩的事吗!?”
“我不介意。”伏见说。
他试图做个摊手的动作,忽然发现手腕有点疼……大概是在摔下来时扭伤了吧。
“你不介意我还要脸,”八田说,愤恨地抿着嘴唇,“HOMRA的紧急频道不是用来派这个用场的!”
别扯了,伏见嘲讽地想,你们那些破事我难道还会不知道吗?从前周防尊连买烟忘带钱都要开紧急频道喊出云去救场。当然自从他学会打白条以后情况大有好转,但对多多良这种走在街上都能一脚踩空卡在下水道里的人来说,紧急频道真是勤劳耐用的好东西……
而且从前也不是没人用紧急频道捉迷藏,现在才来假装HOMRA有多严肃活泼未免也为时太晚,写作严肃念作活泼还差不多。总之这频道根本毫无尊严可言,也就八田会老老实实指望它救命。

他斟酌再三,贴着墙沿坐了下来。
“我头有点疼,”伏见说,“美咲,不要吵了……让我静一会儿。”

八田仍旧是气鼓鼓的模样,却很快安静下来。
瞄了一眼手表,接近晚饭时间。十一月的夜间,夕阳沉没得差不多了,在洞口那一小方天空中苟延残喘扎片刻,隐去最后一道红线。
太阳下山,夜色降临。最近的夜晚并不暖和,他们也没有食物和水,就这样卡在一个爬不上砸不穿的大坑里……再没什么比这更糟糕了。
妈的,别让我知道是哪个人或机构在这里挖的坑,否则我一定把他们洗脱一层皮!
满腔怒火的八田暗暗咬碎了一口钢牙。

可即使迟钝如他也感觉得出,猴子不太正常。
半天不闹,没有任何挑衅或讥讽的语句,也没有大打出手的打算,就这么不声不响坐在坑底,好像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似的……太反常了。他至少应该说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才对。
努力将自己从“遇难了!”的念头中拔出来,八田摇摇头,小心翼翼朝伏见走去。
“喂,猴子,”他喊道,得到的回答只是沉默,“……你没事吧?”

这家伙刚才坐下的时候捂着手腕呢……不会是受伤了吧?
他还说头疼,要是脑震荡怎么办啊——
天黑以后这荒郊野外的也不会有人来吧,万一真有什么事……
但他不是有能力吗,怎么说倒就倒了,不可能吧。

乱七八糟的念头在八田脑内打了个庞大的结,思维直线如他已经搞不清这些问题到底要怎么解决了,此刻只能笨拙地选择最直白也最不愿意尝试的方式。
“猴子,猴子,”八田说,蹲下身凑近低着脑袋的伏见,“听见我说话没?”
甚至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放轻了音量。
“喂……”八田伸出手,还没摸到伏见的脸就被一把攥住。
“什么事?”伏见说。
光线越来越暗,八田不确定对方的脸色是不是发红。
他看起来不太好,没精打采,攥着自己的掌心还传来一股高热。

“你发烧了?”八田叫道,“手好烫!”
这下他真没什么火气了(当然在伏见看来这属于典型儿童症候群,注意力极其容易被转移),抽出左手按在伏见额头上。触手的热度让他吓了一跳,没到灼人的地步,但绝对在烧。
“公务员也会感冒?你们的宿舍是摆来看的吧!”八田说,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伏见甚至懒得还手。
“手劲太大了……美咲。”
伏见轻声说,抬起头,翘了翘嘴角,那表情让八田有种错觉:遇难的只有自己而已。伏见总是表现得很自在,仿佛他现在躺在宿舍的沙发上而非坚硬的坑底。
“说话声音也是,太响了……震得我头很疼啊。”

下一秒,那双手臂疾风般伸向自己。八田甚至来不及看清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就已经被拉过去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

“我们没有水,美咲,也没有食物。”
滚烫的脸颊贴着八田的耳廓,仿佛要用体温把他熨烫成一张服帖的毯子。
“什么都没有……晚上会很冷,我还在发烧。”
侧过脸,伏见的嘴唇贴着八田耳后那一小块因为愤怒而微微发热的皮肉。柔软得恰到好处,他花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张口咬住的欲望。
久违的拥抱让他浑身都像过电般,不为人知的颤栗在皮肤下蔓延……兴奋难耐。
“不求救的话,我们也许会死在这里吧。你说呢?”

八田感到对方的声音从未像此刻一样勾魂。
他已经无从分辨这到底是恶作剧还是货真价实的殉难告知了。思考停摆,大脑熄火,意识正式告磐。

男人的手箍着他的腰和背,热量像小小的入侵者,沿背脊而上。
他非要把不相干的词语呢喃得像句情话,叫人耳根发软。
“我们出不去了,但还有武器,足够在这里挖一座坟墓,死后埋在一起。”

我会用刀柄凿出一个大到可以容纳你的墓穴,在泥地上,在我心脏上。
我会用最好的谎言做棺木,为你收殓。把你的尸体连同你所有的秘密埋进我独占的深渊里,不让恶意的秃鹫靠近你。
沉默和谎言是我最大的武器,它们会保护你,为你涂上无懈可击的防护层,让你在星辰陨落后依旧栩栩如生。没有人会知道你去了哪里。在那个世界里,只有我和你。

伏见的声音轻若耳语,恶意引诱,连呼出的二氧化碳都变得滚烫——
“好不好?”
他这样问道。

 



TBC


一口气更了两章,这次字数比较多www
终于写到这段了!!
不容易O<-<

下章再不KISS就找个人爆了我的头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76)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