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8

国立金库:


8



八田美咲对于自己迄今没收到包裹这件事十分意外。
倒不是他急着要,而是这家以往发货速度实在太快。前几回甚至有过付完钱两小时就收到货物的事,其效率之高,连神经粗如电线杆的八田也不禁思考起了“店主到底住在哪”这样实际的问题。
就是这样一个快如闪电来去无踪的店主,四天了,居然还没收到包裹……再想想那家万年一折的店铺,八田没来由一阵担忧。
“别是卷款跑了吧,可是一千日元到底有什么卷的价值?还是像他说的,最近有些不可告人的缘由,忙到快递都发不了……”
“八田!”草薙的声音传来,适时打断他的妄想,“送个外卖!”

八田走下楼,吧台上摆着包装好的几个袋子,“送到哪?”他把那些食物装进背包,抄起滑板往腋下一夹。
“老地方,”草薙说,看到八田脸上很明显露出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的表情,“加油!你可以要个小费。”
——但老子并不要小费!
直到八田踏出酒吧,他脑中始终盘旋着这样的咆哮。
说真的,就算伏见想给小费,也得看他乐不乐意,更何况伏见也不像能给出什么像样小费的人……他每次总是数好零钱给他,八田也习惯了把那些钱卷成一卷塞进裤兜,从没仔细清点过。
“除了原则性问题他很少在别的地方坑我,”八田意识到,“唔……该不该生气?”
从来不翻脸、一翻就再见的男人,到底算不算小心眼呢。

也许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今天的大街异常空旷,鲜有行人。
八田踩着滑板慢悠悠晃过街口,听见CD店里放着一张很老的专辑,老得像是中学时候听的歌。
他没听过这张碟,也不知道歌词写了些什么,但伏见很喜欢这个调子,把它当成口头禅似的挂在嘴角,时不时哼上一段。
绿灯亮起,八田在街角来了个紧急转弯,被一道玻璃反光刺了眼。他于这暖和得足以倒流时光的阳光中皱起眉头,觉得耳边似乎又响起熟悉的曲调,恶作剧似的徘徊不去。
他甚至能感到某颗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熟悉的角度,以及因为来自比自己高的人而独有的重力加成——伏见午休时候总是逮着机会就把八田当靠垫——清晰一如昨日。
他停下脚步,清楚意识到这巨大的幻觉足以让自己引发一场交通事故。而那糟糕极了的场面显然不是他想要的。
“……脖子好重啊。”
这样喃喃着,八田用力甩甩胳膊。
CD店还在街角功放着那张无名专辑,八田正正帽子,抬头望向云际,一如从前望着那遥远得想不起在哪的天台和铁丝网。


伏见坐在办公室里,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感冒还没好。
唯一令他高兴的是秋山也好不到哪里去,正戴着口罩,多穿了一层外套,在这深秋初冬的冷空气中绵羊般瑟瑟发抖。
“我提议,以后深夜朗诵会应该暂停一下,”搬着东西走进来的道明寺说,试图从半山高的文件后头探出他橘黄色的脑袋,“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感冒打败的。”
“我以为成年男性的体能足够抑制那份小小的凉意……事与愿违。”伏见诗意地答道。道明寺闻言翻个白眼。
“秋山也感冒了,”道明寺说,一边从秋山口袋里抽走残余的那个口罩,“作为好友我得预防起来……”
“听说感冒可以通过口腔黏膜接触有效传染,”伏见说,在秋山惊愕的视线中云淡风轻地抬起下巴,夕阳下映出他高贵的剪影,“真是有益的知识啊。”
道明寺向他投以观察精神病人的眼神:“好的好的,让我们为即将到来的优质外卖做个准备……你要咖啡吗?”
没有回答。伏见听见外卖两个字就优雅地以10米/秒的时速转出门去了,秋山窝在沙发里,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一杯蛋酒……谢谢。”

伏见并没有为自己引发这场感冒而羞愧,相反,他现在满心酝酿着熊熊的创作欲,显然八田的到来为他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一笔浓墨重彩。不过他现在并不是要出门拿外卖,根据经验,八田总是要用十五到二十分钟来做与自己见面的心理建设……应该还能磨蹭一会儿。
他走下楼,看见门口停着辆熟悉的印有巨大Logo的厢式货车。“先生,”快递员说,“您的订单号是046422929吗?”
“是的,”伏见说,“老地方。”
快递员按着手表调出一堆数据给他确认,伏见随便扫一眼,把手里装着耳机的盒子递给他,“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他有些不耐烦,“就在两条街外转角的那个酒吧……”
“我们得照流程办事,先生。”快递一本正经道。
“好吧,”伏见说,百无聊赖地打开随身数据库,“确认订单号:046422929。”
快递把操作模式切为声波监控,伏见半眯着眼,听见对方的数据终端用高八度人工语音报告:正在追踪数据,正在读取;读取成功,派送地址:XX町XX街X号2楼,收件人八田美咲先生,个人联络号码XXXXXXX……
我都快背出来了,伏见想,小时候数学公式都没记这么牢过……估计有朝一日就算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忘了,也不会忘掉他的吧。
这种烂熟于心堪比日出东方一样的真理。

突然有人拍拍他。
“打扰一下,”对方说,不咸不淡地,“你的外卖。”
伏见转过脸,看到八田站在旁边,用棒球棍挂着装满外卖的纸袋伸到他面前。
而伏见脑子里此刻只剩下一行字:
最好他没听见那个该死的快递地址。

“——最后重复:客户订单号046422929,派送地址:XX町XX街X号2楼,收件人八田美咲先生,个人联络号码XXXXXXX。请确认。”
快递员的声音精确地插到他们中间。
“是这个地址吗?先生?”这一秒伏见觉得对方压根是故意的,“八田美咲先生的快件,运费已从您的账户中扣除,总额是……”

伏见看见八田的眼神盯着那个盒子——他肯定看到那个尼克松标签了,那么大一行英文,瞎子才看不到;上帝啊我是多有病才没把盒子换掉,早知道就偷副长的那个粉红色礼盒——哦,哦他的头转过来了,表情很复杂……怎么办,这种时候什么借口都没意义,只能希望他的智商不够用了,不知怎么这个成功率好像挺高的……
伴随着这样的胡思乱想,伏见斟酌再三,选择了最下意识的一种:抬腿就跑。
而八田几乎在同一时间原地暴起,“猴子!”伏见听见他的前男友在背后怒吼,“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快递是怎么回事——”

鬼才会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公务员先生腹诽着,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出大门,一猫腰拐进小巷。可以听见八田紧追不舍的脚步声,听起来他似乎没来得及带上滑板,球鞋踏过水泥地,发出极富节奏的闷响。

伏见忽然觉得,事情暴露了也挺好的。
毕竟我已经很久就没有享受过被倒追着跑的殊荣了,不是吗?





TBC

 

 

……停在这里挺不人道的所以我去继续了
ps所有觉得misaki不会发现的人都太残忍了,他也没这么笨啊!

评论

热度(68)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