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K][伏八] 《用我的情诗插满你的坟头》1-4

国立金库:


15岁的时候,伏见猿比古在学校天台上用很细很小的字体写下一行雄心壮志:
等我有钱了,就把美咲娶回家做老婆。

19岁的时候,伏见猿比古站在公务员宿舍窗边,任夜风吹干他死去的眼神。
有理想总是好的,可自己怎么不太顺利呢。
思考半小时未果后,伏见抽出自己15岁时的证件照,用力扇了几个耳光。

分过手的男朋友 / 就像脱缰的牦牛一样
任由他奔驰在 / Homra的平原上

他深情地朗诵着,把那张证件照狠狠插进生日蛋糕里。




1

十五岁那年伏见跟八田坐在街上喝着可乐打着PSP,当时还没有所谓的情敌,也没有酒吧小老板和英国进口吧台。八田留着过脖子的中长发,制服因为长期挂在椅背上而在肩膀处鼓起一个可怜巴巴的褶皱;伏见戴着他上一副近视眼镜,用深如谷底的目光将好朋友扫描了几十遍,重点描摹着耳朵到下巴那段少年时独有的柔和的弧线。
这真是值得怀念的回忆,他想起来时总是这样感慨。没有谁来打扰,也没有什么扯蛋的漫画里才有的破事。比什么都强。
然后一晃眼四年。现在伏见十九岁了,没比当年高多少,高中文凭没拿到,也不知怎么就混进了公务员团队。他如今拥有一间自己的单人宿舍、一群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的手下、一把关键时刻拔了也没啥用的刀,和两个总是要死要活的上司。
伏见觉得有点好笑。他的生日蛋糕上画着一只歪七歪八的猴子,还有自己倒过来插在里头的证件照,看起来像什么恶意恐吓产品。
噢,祝我生日快乐,他小声说,一边抄起叉子挖了一块。
挺好吃的……努力克服着夹层中的红豆沙,伏见这样想道。

虽然副长做的蛋糕真是要人命的可怕,但是不吃的话可能会发生更恐怖的事情。想到这点伏见就有点心酸。他觉得自己好像还不能在这个年轻的岁数里死去……至少熬到2打头。
叉起青组同事们出于同情赠送的卡在蛋糕边缘的棉花糖八田美咲,伏见觉得这个小人歪歪扭扭的笑脸居然有那么几分神似——道明寺真是人才——他伸手摩挲那个沾满奶油的脑袋,对方用黑糖描出的嘴巴在指温中慢慢融化,糊成一团深色的印记,像个恶意又可笑的符号。
伏见看着它,忽然想起几年前他们第一次接吻也是这样黑灯瞎火的夜晚,八田坐在空教室里,手里是一块巨大的融得看不出字样的巧克力。而伏见甚至连问都不问就给了他一个漫长黏糊的吻。他猜想那是他的生日礼物,于这个尴尬的半冷不冷的11月里被对方捂在手心,融成一团略带温度的废墟。

用最简单的句子概括这一生吧——如果我将在这个午夜死去的话。
伏见猿比古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他们像情侣一样交往了两年,最后一拍两散。
尔后是经年的矛盾和反目成仇。

咔哒一下,伏见张嘴咬掉了棉花糖八田的脑袋。他仔细咀嚼着那股千篇一律的甜味,试图从里面吃出些与回忆不一样的味道来。最后他舔干净牙齿,像条猎狗似的呲了呲牙。

不错的生日礼物。




2

“和我交往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正窝在街机上,一个牌子就能通关的伏见撑着头,看着八田卯足了力气伺候那个在屏幕右边盘旋着丢炸弹的中boss,表情如常。
八田正卯足了力气蹂躏红色按钮,“什么?”他在轰隆隆的电子乐和嘈杂声中大嚷道,“我听不见!你大声一点!”
大声一点告白吗,我又不是你。这样嘟哝着的伏见拿过八田的杯子喝干他的可乐。他听见他的好朋友在啊啊啊啊啊的咆哮中交替拍打着AB键,他则好整以暇的嚼着冰块,享受嘎吱嘎吱的噪音。直到八田终于成功从他手里抢回杯子为止,他觉得自己的嘴冻得有点麻。八田教给他的都不是什么好习惯。
“给我留一块!”八田说,仰头一看,杯子居然空了,“好家伙,猴子……”
他没能说出更多,伏见抓过他的脸,饿虎扑食一样吻了他。对方的嘴唇冰得像刚从冷冻格里取出来,把他的口腔触觉连同思考一起冻死在大脑皮层深处。他静止着,并惊讶于自己这种无端的静止,任凭对方冰冷的舌头在他嘴里搅到发热。

他是真的不擅长应付这些事情,伏见想。他脸都没红,完全是吓傻了的表情。
街机上的画面已经切成了第六关的开始,八田操纵的小人站在原地,伏见看着那个圆圆的东西靠过来,小人“喀拉”丢掉了最后一条命。
“喔,Gameover了啊,”伏见说,“你还要玩吗?”
八田花了很长时间找回自己的声音,“……等等,”他说,头一次不那么在意屏幕上投币的倒计时,“你刚才……”他听见自己咽了口口水,像个卡壳的电动玩具,“嗯……我是说,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我说,你要跟我交往吗?”伏见说,推推眼镜,“虽然平实做的事不会有太大变化就是了。”

八田根本没听明白多少。他的脑子已经蒸发了。他知道自己一直不算太聪明,相比伏见这种脑袋优秀的家伙可能算是个笨蛋吧。而对于聪明人的建议他总是习惯性接受。
“啊?哦……哦。”
他说。
伏见像是很高兴听见这个答案,他凑过来,用力抓住八田的后颈,愈发凶猛地吻了他。这一次没有持续很久,他们松开时伏见往机器里塞了个游戏币。画面重新亮起来,发出滴里搭拉的声响,小人从地上爬起来,伏见按了几下方向键,替终于想起来要脸红的八田选了Continue。

可惜之后八田再也没能打通任何一关。




3

“那家伙一点也不聪明,你叫他往东,他就不会往西。当然这是建立在他信任你的基础上。只要你乐意,还可以让他干很多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事情。这就让人很愉快了,毕竟控制普通人的感觉和控制特定对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好狗!”秋山特别配合地鼓掌,“听话的都是好狗!”他边说边对上道明寺焦虑的视线,“……怎么?”
伏见并不在意他们回答什么,事实上他根本没在听。每个星期五青组的讲故事时间只要室长和副室长不在就会变成伏见的脱口秀。从不带稿子的伏见猿比古总是信手拈来,舌灿莲花,把道明寺和秋山念倒在沙发上。
伏见不需要听众,甚至不需要一个实际的有肉体的倾诉对象,哪怕大家走光他也能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叽歪很久,坐怀不乱算是他最大的优点。但善良的道明寺总是因为害怕被克扣工资而留下陪同上司,连带着秋山也走不了。不久的后来他们从座谈会中搜集到如下情报:八田美咲很矮是因为他不喜欢喝牛奶、赤组聪明人实在很少、青组和赤组的距离就像机关兵和野战军、伏见以前有过个不错的女朋友(虽然性格糟糕了一点)…………以及伏见曾经养过一条很听话的小狗。
仔细想想从头到尾毫无关联啊?与其说是摸不到重点还不如说根本已经离题万里了。第六感告诉道明寺伏见根本没在听,而且他养的也或许不是狗是猫啊兔子啊之类的东西……但这些都不能阻止秋山用力的喝彩。真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乐于捧场的好人啊秋山。
最终伏见用了四个半小时来陈述他和他(疑似)爱犬的点点滴滴。这条狗据说从他中学养起,他们会在某个午后浪漫地坐在屋顶晒太阳,在一个没有星星的晚上抢同一条被子,在对方的晚饭盘子里多撒一把胡椒……
在道明寺想明白狗要怎么把胡椒撒进人类的晚饭之前伏见就已经站起来,背靠窗框,面带一抹怀念而感伤的笑容。
“结局呢?”秋山问,“不能烂尾啊。”
“哦,结局就是他跑了,去了别的我看不到的地方。我也跑了,再也不想管他了。”
真是个天妒人怨会让动物保护协会嘶声咆哮的故事,道明寺想,也许那疑似狗或猫或兔子的东西就这么走丢了,所以伤心欲绝的伏见再也没养过宠物,至今仍在漫长的空窗期中煎熬。

感动得无以复加的道明寺掏出笔记本,翻出一张宠物店的名片,趁伏见转身时偷偷塞进他键盘底下。
祝你幸福,伏见。
他默念着,并没有发现自己往那里头塞的是某日室长掉在饭厅的HOMRA外送卡。




4

八田送外卖的时候并没看清地址,等到了才发现,青组的大门真是富丽堂皇。
国家公务员就不要叫这种无证小酒吧的外卖了好吧!他愤怒地举着纸袋,准备来个漂亮的全垒打一棍抡进伏见的窗口,却发现伏见的窗子居然打开了,对方靠在窗口比了个优雅的V。
别人不清楚,但八田还是有感觉的,伏见的神经病从来不是针对他发作,而是针对有其他人在的场合。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伏见抽疯的必备条件,因为从前他们黏在一起十几个月伏见也从来没表现得像个羊癫疯患者……天知道青组是不是搞了什么奇怪的生化实验。
他看见伏见从窗口跳下来,以一个10分姿势落地(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显摆身高优势),而他只是提着装满外卖的纸袋站在国家机构门口,扛着滑板,像个走错门的邮差。这太奇怪了。
他甚至没有想揍他一拳,这种气氛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来送死的……太夸张了,客观点——像是专程来羊入虎口的。
八田想,我应该是听见了那些车水马龙的喇叭声,嘀嘀叭叭的,真亏你们有胆在城管大楼门口鸣笛啊,交出驾照!……猴子走过来了,看起来很冷静的样子,步伐优雅身姿矫健可是一秒能走五米哦?妈呀我要逃吗,逃的话会被差评吧,但是不逃好像会很惨的样子……哦,哦真的过来了,救命他怎么还在笑啊!别笑啊你看旁边蓝衣服的都逃了,怪吓人呢猴子……

生死存亡的时刻,八田不止一次在心里祈祷如果他的滑板后头有火箭就好了,其实说实话没有旁人的时候他也不是那么想跟猴子硬扛,毕竟输了该多难看……
这样揣摩的时候八田并没发现自己早已萌生了从未有过的奇怪的心虚感,好像打了照面就意味着一切以前回避的事情都变得昭然若揭,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逃避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伏见走到他面前,依然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像是要强调身高差一样,他俯下身,凑近八田的脸,用可以打量对方毛孔的距离审视他琥珀色的瞳孔。他也不介意八田反射性的推拒,在一个漂亮的下腰中轻松抄走那个装满三明治的袋子。
公务员挺直腰杆,伸长手板。
“账单。”
八田被他的正常和冷静迷惑了,支支吾吾地掏出账单,伏见抽过来看了一眼,递给他一堆早就翻来覆去点了无数遍绝不可能出错的散钱。
“你点一遍吧。”他说,在手掌和手掌相交的瞬间轻轻挠了挠八田的手心。

他不确定八田是不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的初衷已经很满足了。就像他所认为的那样,只要不按常理出牌,总能博得八田惊讶的表情。
在对方已经不会对他露出温和笑容的今天这无疑是最有价值的替代品。

“正好,”伏见转过身,听见八田在他背后说,“多谢惠顾。”
然后是一阵吱呀的轮轴声。他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八田做了个漂亮的起手式——他的滑板现在已经玩得很好了——在青组大楼门口划出个潇洒的弧度,绝尘而去。

就像这样,也不错嘛。


--------------------------------


秋山打开门的时候迎面飞来直击头骨的纸袋。他眼明手快地接住,里面是层叠的大堆牛肉起司三明治,旁边还贴着“FreeDouble Cheese”的便条,画着副墨镜。
“送你的,”伏见说,“不用谢。好好吃。”

秋山和道明寺花了两个小时吃完那堆三明治。
天知道为什么伏见老点外卖,秋山说,就为了免费的DoubleCheese吗?
大概是吧,道明寺泡了杯咖啡给他,你要懂得同情失去宠物的人。伏见其实是个好人啊。

他们摸摸肚子,同时点了点头。








TBC

(别问为什么HOMRA有外卖……我好饿………………)

ps
说明一下,标题是致敬,衍生自笑猫大人《考古手记》里的一首诗名
以上>u<

评论

热度(138)

  1. Meowx启彦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
  2. 八目诶国立金库 转载了此文字
    (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