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伏八/猿美】同居热恋26题

伏见美咲:

k kiss 亲吻

亲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先是嘴唇与嘴唇试探性的触碰。再是伸出的舌尖颤抖着感受到对方唇瓣的形状与纹路。

八田努力回忆着与伏见亲吻的感觉,并且实施在熟睡的伏见的身上。

从对方为他开启的唇齿间滑入,生涩的扫过一排光滑的齿,然后是舌与舌的交缠。

明明是自己主动的八田,却因为始终不得要领而身体一个劲地向前,几乎已经整个趴在了伏见的怀里。

嘛…虽然这么近的距离也不错,但是Misaki,接吻又不是身体贴的紧密就能吻得深,为什么无论做了多少次都这么dt啊Misaki。

感受着八田毫无章法却还要学着自己的深吻方式,醒过来的伏见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一手揽住八田的后腰,欺身向前。

无视掉八田突然失掉重心而带来的挣扎,直接深深地舔舐着先前在自己口中作乱的小舌,啃咬着对方饱满而柔软的唇。

攻防转换。

看着八田因为偷亲暴露而涨红的脸,伏见惯有的起床气消失殆尽,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窗外,晨光正好,透过窗帘缝隙散落的阳光,温柔地见证着两人份的幸福。





luminous a.发光的;光明的

对于伏见来说,光明就是八田。

在初中每日活在那个男人的阴影之下时是这样,那个趴在厕所隔板上遮住了灯光却照亮了他的世界的笨蛋,莽撞着冲进了伏见的心里,找到了属于他的一处光明。

在他脱离吠舞罗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即使不再被光明所包围,也不由自主的去追逐着光源,想要得到救赎,亦或是一起堕入深渊。

所幸,现在你在我身边,温暖如初。






m mantra 咒语



“诶!!这可是在街上啊!”咋咋呼呼的八田被伏见一把捂住了嘴以免遭到围观。

“明明是恋人啊,连这个都做不到吗?”做出了一副嘲讽的样子,等待着鱼儿上钩。

“……唔…知道了啦…”八田红着脸飞快的在伏见的脸上亲了一下,害羞到猛的踩了几下地面飞快的滑了出去,结果被转角冲出来的小孩吓得尽力转弯,东倒西歪的摔在地上。

小孩也被吓得跌坐在地上,孩子的母亲慌忙的冲出来道歉。

“啊没事没事,是我们不对。”挡在脸红的八田身前,伏见随意但还算有礼节的道了歉。

看着伏见和八田没有计较,那位母亲又转回去安抚自家的孩子:“叫你小心点,没事吧?不哭不哭!”孩子伤的不重,母亲放下心来:“好啦,乖。痛痛——飞走啦!”一边用手示意着。好像真的有什么飞走了一般的幼稚样子让伏见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伏见转身蹲了下来,看着摔倒的八田,毫不掩饰嘲笑的表情:“你啊…是笨蛋吗?”

“啰嗦!”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让八田努力凶狠起来的眼神毫无威慑力。

估摸着吉娃娃要炸毛了,伏见轻笑着站起身,向八田伸出手,示意八田起身。

然而八田似乎是闹上了情绪,嘴巴气鼓鼓的,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说:“我也要那个痛痛飞走了的咒语!”

“哈?你是小孩子吗?”太丢人了吧?

“哼哼!怎么啦,这个都做不到吗?明明是—恋—人—啊——”伏见保证这是他见过八田最学以致用的一次,看着八田脸上嘚瑟的笑容,伏见心里不禁吐槽着。

你在得意什么啊笨蛋Misaki。

站起的身子又蹲下,飞快地在八田耳边念了一遍:“痛痛飞走了。”然后在八田嘲笑他并且表示不合格之前,直接吻上了八田的嘴唇,在dt八田整个熟透时成功保住了身为老攻的威严。





“话说Misaki,你的腿真的没事吗?”

“没事了啦,因为伏见有……说咒语嘛……”终于活过来的八田一边老老实实地抱着滑板,一只手乖乖让伏见牵着走。

“那种东西根本没用啊。”伏见不以为然。

“有用啊——因为是喜欢的人对自己做的嘛…”心不在焉的八田又一击必杀,可惜八田还在刚刚的暴击中没有回过神来,没有发现伏见一瞬间的僵直。



“………啧………”








———————————————
很久之后的酒桌游戏上,喝醉的道明寺胆大包天地透露,他看见伏见在办公室用电脑搜索【恋爱咒语】。







一个Misaki摔倒了要saru亲亲才能起来的故事















n necessary 必要的


伏见请了假,想着带八田一起出去旅行一次。
但也不是多么文艺想去看看世界,只是想和八田拥有更多的回忆罢了。

听到消息,八田兴奋地立刻冲去收拾行李。

“…我说啊Misaki…出发日可是在后天噢?”看着自家八田开心雀跃的样子,伏见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他一下。

“可是我从来没有远游过诶,猴子你有远游过吗!”八田把埋在衣柜里的头转过来瞅着伏见。言下之意,两个没有远游经验的人要是少带了什么不是很尴尬吗。

“啧…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必要今天就装好箱子吧?”

“那我们来写写要带什么吧!”八田从衣柜里钻出来,又跑到书桌前,拿出纸笔,开始和伏见认真讨论。

在否决了八田要带滑板和棒球棍的提案之后,伏见撑着额头有些无奈。

“Misaki,出远门还是尽量少带些东西吧,带必需品就可以了。”伏见耐心降低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滑板很必须啊!”八田大叫着反驳伏见。

“啊不,必需品的意思是,没有的话就会非常困扰的东西。”伏见耐心持续降低中。

八田想了想,郑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划掉滑板和球棍,反而一字一画地慎重地写下了homra。

伏见耐心清零!

正想要扯过那张纸宣布旅行取消的时候,八田却还在慎重地书写着。

伏—见—猿—比—古——

直球正中红心。

“是这样对吧!”八田写好字扭过头仰起脸看伏见,像是在邀功的灿烂笑容温暖单纯,完全没发现伏见一系列表情变化。

“……嗯……”伏见木着脸点了点头,内心炸成了天边一朵烟花。







homra。5个字母。

伏见猿比古。5个汉字,化成罗马音有15个字母。

嗯,是我赢了。







在八田不在的时候,伏见提笔,在纸上又加了个东西。




















ky.
























offspring 子孙,后代

“呐伏见,我们要不要去领养一个孩子啊?”八田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打电动,随口问道。

“不要。”几乎是没有经过思索的就拒绝了,伏见推了推眼镜,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

“Misaki,为什么你会想要领养一个孩子?”把视线转向八田,伏见提问。

“诶——”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啦, “那猴子你为什么拒绝的这么快?”八田反问了一句。

“…不为什么…”不想再有任何事物来争夺你的视线,“因为小孩很烦啊。话说回来啊,Misaki~莫非是想当妈妈了?”眉角挑了个高高的弧度,伏见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喂!混蛋猴子!你要来打架吗!”八田撩了撩袖子,佯装出非常生气的样子扑过来狠狠地掐捏着伏见。

嗯,像个小媳妇一样。不痛不痒的伏见眯眯眼睛,颇为享受的样子,一边却反手准确的捏在八田的痒痒肉上。

“唔哇哈哈哈哈哈!!!猴子!别!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你快停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田笑着滚到了一边四仰八叉的喘着气。

伏见欺身压上八田,一手抓起八田的双手举过头顶,一手四处找八田的痒痒肉挠:“满是破绽哟Misaki?明明自己说要打架的呢。”

八田被挠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扭着躲开伏见的魔爪,笑的眼泪都溢出眼睛,脸上红通通一片。

挣扎的时候腿无意间抬起,咦?这个触感…

“呀等等!猴…猴子!!!为…为什么…你………”看着惊慌起来的八田,伏见笑的一脸无害。

“谁叫Misaki这么诱人,一直用膝盖蹭我。”

“我才没有啊!!!”

“你还脸红着流生理泪,你想知道你当时的表情吗?”

“鬼才想知道啊!!!猴子你死开现在还是白天诶!你乱发什么情!”手忙脚乱的要推开伏见,八田心里大喊着啊啊啊啊不妙了不妙了!

“鬼来满足你要生孩子的愿望咯~”

“不我并没……唔!”喉结被轻轻舔舐的感觉让八田禁了声,随后传来的是嘴唇上柔软的触感……








然后八田又被吃干抹净了。

而且被伏见用“易于受孕”的理由用了许多新姿势,当然八田在床上其实没有多少人权。













然后八田把那张镰本给他的养成类游戏卡丢进了不可燃垃圾箱。





p pocky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来啊。”伏见颇为不耐烦,吠舞罗的聚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家属啦家属嘛~”草薙在一边说着风凉话,嘈杂的KTV里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却让伏见对这番话毫不受用。

“可是如果Misaki在你不在的时候喝醉的话,会很困扰吧。”安娜安安静静地饮着果汁,冰块在红色的蔓越梅汁里轻轻晃动,折射着头顶的灯球光芒.

“…啧…”伏见只好坐下,看着八田抓着麦克风high的起劲。

“诶?国王游戏?”八田看着放到自己面前的纸牌,学着身边千岁的样子小心的按在桌上翻起一个角:“呜哇!我是k!!”结果还是大笑着跳起来,一边还大大方方的给大家展示自己的红心k。

一片寂静——

“……你是白痴吗?”伏见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来认领自家的智障,一把把八田按回座位,“现在joker才是国王,说规则的时候稍微听一下啊。”

“不要说我白痴啊!白痴猴子!”

“那么!红心k和黑桃J!pocky game!”拿到joker的人挥舞着纸牌大笑着宣布。

然而单纯的八田显然以为pocky game只是比较谁吃到的pocky多,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弯弯绕绕的暧昧,于是非常愉快的再次跳起来:“来啊来啊!本大爷还没怕过呢!”

“…啧。”伏见木着脸站起来,手中举起的牌赫然是黑桃j。

“来吧猴子!”接过旁人递过来的pocky,抽出一根咬在嘴里一头,90%黑巧克力的味道在舌间散开,让八田微微眯了眯眼。好苦。

看着八田咬着一头把pocky往自己嘴边凑,晃动的蓬松棕红色发丝还有微微翘起的嘴唇,仿佛一只邀宠的吉娃娃,伏见心里无边际的烦躁稍稍散开一些,咬住了pocky的另一头。

随着咔哧咔哧pocky被咬断的声音,伏见的脸,微眯着的眼,以及温热的呼吸,离八田越来越近。

八田一个紧张,直接把pocky断开了。

“喂喂这可不行啊!”众人起着哄,然而还没等八田大爷开口,伏见就仗着坐高比八田高,直接把八田压在沙发上亲了下去。

“pocky,真甜。”伏见挑挑眉,看着八田的脸颊飞快的染上红色。

“啊…嗯…//////”


骗鬼啊!!!


据说八田小爷之后再也没唱过歌,再也没喝酒,一直乖乖的坐在伏见身边。



“镰本,你作弊。”
“啊啊啊明明是伏见强行抢走了我的牌啊!我可是很想吃那个pocky的!?”
啊,不,那你会死的。众人在心里道。










quarrel 争吵,吵架,口角

最初究竟是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起来的,两个人都已经没太在意了。

两人的房间沉默到令人不安起来,只有八田泄愤似得将刀一次次用力剁在案板上的声音。而伏见只是坐在桌前按着电脑键盘。

所以说,为什么会闹成这样啊。

两个人心里都这么想着,但没有人开口说话缓解氛围。

啊——怎么办啊!越想越烦躁的八田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鲁,好好的食材被剁的七零八落,八田索性丢下刀子,回到卧室去,关门的时候稍微想了想,决定狠狠地摔上门表示自己的态度。

【宝宝不开心惹!你要哄我!】(๑`^´๑) 

可惜伏见背对着卧室门,完全没看见八田一脸傲娇的可爱样子,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和对象吵架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回到了房间却无事可做,心里郁闷的难受,八田索性闷头睡觉,一觉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间,总觉得有什么压着自己。

什么啊——下意识的抬手去拍,却感觉到了温热的体温,吓得八田清醒过来。

伏见偏白的脸庞就在自己眼前,平稳的呼吸喷洒在耳侧,紧紧的抱着八田,褪去了眼镜的闭着的眼睛显得温和一些,总是出口伤人的薄唇也闭着,八田看着伏见好看的唇形,脑袋里却浮现了两人亲吻时的感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将唇贴向伏见的,轻轻的触碰,却似乎能带出甜味来。

脸红红的下意识舔了舔唇瓣,八田打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被一双湖蓝的眼睛盯个正着。

“啊Misaki——原来这么主动啊♡”
“////////////你这混蛋装睡干嘛!!!”

“我可是被Misaki你的热情给唤醒的~”伏见因为没有眼镜而微微眯起眼睛,却显得莫名有些色气,看着脸红的不得了的八田,忍不住又欺身吻了上去。

“…我错了…”湿热的交换吐息的间隙,早就昏头涨脑的八田隐隐捕捉到了这样的话语,惊讶的话语却又被伏见逼回口中,动作却轻柔的溺死人。


生什么气啊……八田赖在伏见的怀里,难得的柔顺,根本懒得去回忆到底发生过什么了。

反正你还在这里,也不会再离开。

评论

热度(69)

  1. Meowx启彦伏见美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