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x启彦

私は永远にあなたを爱して。

【伏八】橙色的

伏见美咲:

太甜了——♡


白云诗:



#伏八#




看了官方歌词开个脑洞。








 




Scepter4进入了漫长的加班季。




伏见已经两个星期没离开驻地大楼了。




不能怪宗像没人性。石板毁坏的副作用远远超乎大家的想象,越来越多奇怪的异能者从各地冒出来。每天都有求助的电话打到驻地办公室。




也谈不上是异能,半数以上是类似辐射的变异,比如“我的皮肤为什么突然变白了”,“头发变成粉红色了”,“老婆一下子瘦了二十斤吓哭我了”。




……免费瘦身美容就不能安静如鸡慢慢享受吗?非要打电话到政府机关秀一遍找一下存在感?你说这种事件到底要怎么处理?不出警他们投诉你渎职无作为,出警又有人投诉你浪费纳税人的钱。




宗像设立了一个接待大厅,专门接待这一类求助人员。刚开始是轮岗执勤,很快就体现出了效率上的差异。




大家都以为室长如此耿直,效率一定很高,这个幻想在室长陪着一个长了新牙的老奶奶聊了整整一下午之后宣告破灭。




然后大家发现伏见的办事效率特别高。不管来访者的激情有多高,只要他沉着脸往人家面前一坐,对方就立刻萎了。




如果他再啧两声,对方可能还会拔腿逃跑。




Scepter4的小天使们不明白三把手为什么有这么强的低气压,但本着好用就要多用,一本要万用的原则,大家投票决定让伏见君专人专职负责接待。




伏见在楼下大厅里接待了两个星期,整个人都恍惚了。




他的视力出现了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前几天他就感觉不对,看什么东西都带一层颜色。




睡一觉可能就好了,伏见想。




睡一觉起来不仅没好,而且更严重了,整个世界都变成淡淡的橙色,看人的时候更严重,对方身上都笼罩上了浓浓的橙色的光,自带变形滤镜,像一个个大橙子走来走去。




伏见坚持了三天,到今天为止,他觉得真的坚持不住了。他已经受不了身边到处都是橙子了。他要看好久,才能勉强判断出面前的橙子到底是哪一个。




伏见在洗手台前照着镜子,镜子里的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大橙子,戴眼镜的橙子。




他觉得很悲痛。




淡岛从女洗手间出来,看到伏见在洗手台前扶额。




“伏见君?不舒服吗?”




“副长。”




伏见其实完全看不出她是谁,但是听声音知道是淡岛。他现在有很强的倾诉欲望,想诉说一下自己的病情,此时此刻他觉得副长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那个,副长,我说一件事。”




淡岛表示洗耳恭听。




伏见艰难地思考了一下,慢慢地说,“副长,我看到的你,是橙色的……”




“什么?”




“橙色的。”




淡岛迅速向后退了五步。




“你看到了?!”




“……呃。”




伏见很茫然,在别人眼里自己变成橙子就这么难以接受吗?




于是下楼来洗手间的宗像就看见他的左右手正在洗手台前对峙,淡岛满面通红,伏见一脸懵逼。




“哦呀,这是怎么了?”




 




2.




伏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淡岛相信他现在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橙色的,并不是看到了她的橙色内衣。




“也真是巧,今天正好穿着橙色的,对不起啊伏见君,误解你了。”




不,你不需要说出来也可以的,旁边两位男士尴尬地想。




淡岛非常担心,“去医院看一下吧?”




“此言甚是有理,最近都是伏见在加班,我们陪他一起去医院。”宗像严肃认真。




我的病就是因为看你们看腻了,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伏见欲哭无泪。




他在顶头上司和二道上司的陪同下前往市立医院。




医院里人很多,需要排队。




他们在排队的地方碰到了周防和安娜。




“哦呀,第三王权者,周防尊,连小孩子也照顾不好吗?你把她弄生病了?”




“呵,带她来做口腔检查。”




两个头头一见面就开始唧唧歪歪。




伏见有气无力地翻眼看他们,惊觉安娜居然不是个完整的橙子。




呃,是个半透明的橙子。




确切说,她身上的光比宗像和淡岛身上的都薄弱,能基本看出个人形。




他又转眼看看周防,居然也很清楚。不过依然自带光团。




“伏见怎么了。”




安娜跑过来,站在伏见面前。




“他生了怪病。”




淡岛在旁边介绍病情。




“说起来……这和安娜看我的样子挺像的。”




听了一会,周防突然开口说道。




“……”




大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所以说,安娜看你也是这样一团橙色?”




“不,她看我是一团红色。”




“因为尊是很重要的人。”安娜在旁边补充。




“伏见,你看他们也是两个橙子吗?”




“不,他们比你们清楚,你们才是两个橙子。”




伏见恶意地回答。




“原来如此,因为我们是你重要的同事,所以光环也强烈得多。”




宗像深思了。




“你对我们的敬爱之情原来这么深刻吗,伏见君。”




“……”




“没想到伏见这么重视我……”




淡岛也感动了。




“……”




不不,并不是这样好吗?我要告诉你我看医院的门卫大爷比你们还橙吗?不要这样自己给自己加设定好吗?




伏见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弄得无比蛋疼,又不好直接吐槽顶头上司自我感觉太良好,他只能忍辱负重地一声不吭。




“哼,周防尊,你的属下离开你还没有几年,看你就已经透明了。”




“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生的病,别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他的前任上司和现任上司还在没完没了的斗嘴。




伏见忍无可忍。他抓起终端拔腿就走。




“伏见君,要去哪里啊?还在排队呢!”




去哪儿你也管不着。总之我不想再看一堆橙子吵架了。




伏见痛苦地想,他飞奔出门,一头扎进了人潮汹涌的大街。




 




3.




街上全是橙子。变成了橙子的世界。




伏见一个人孤独地走在熙熙攘攘的橙子里。




他想打电话。




给美咲打电话。




手机没电了。




很伤心。




他很怕明天自己就要变瞎,变瞎之前他居然将近三个星期没有见过八田。




没有八田的地方,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八田的颜色。




“……猴子,你在干嘛?”




伏见猛然抬头。




八田抱着滑板,正好站在他面前。




不是橙子,是个完整的人,没有任何光晕,干净又可爱。




他们默然相对,在橙山橙海的街角,就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类。




伏见什么也不想,他冲过去,把八田紧紧扣在怀里。




“卧槽……猴子你有病吗?”




“是的,我生病了。”




“呃?”




伏见把头埋在八田的颈窝里。




“我想你了。”




“唔……”




伏见在八田的衣领里睁开眼,橙色的浪潮正在退却,街边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变回原形,像从橙色的泡泡里脱颖而出。




世界又恢复了原状。




真是太好了。




 




 




三天后,宗像在办公室看着伏见的病假报告,上面公然写着三个大字。




相思病。




宗像沉吟了一会,挥笔批了个“准”。




他没有说话,因为最近他看什么东西,都是红色的。






评论

热度(461)